高要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【西风】龙风钗(中篇小说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7:34:12 编辑:笔名

【引子】
大宋宣和年间,宋徽宗沉迷于书画棋琴,无心理政,朝中大事任由蔡京等佞臣把持,致使国力渐微,民怨鼎沸。
宣和七年(公元一一二五年),金人兵分两路攻入宋境,徽宗赵佶吓得体若筛糠,乃传帝位于其子赵桓。
钦宗赵桓其爱好与宋徽宗一脉相承,万般无奈之下,颤抖着坐上了皇帝的龙椅。
内忧外患之下,大宋的江山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只可怜了千千万万的草头百姓们。

【一】破云宗盟志驱鞑虏
山东青州府下辖之昌乐县境内,首阳山横亘于县城东南方向,山峦起伏,连绵四十余里,若一条苍龙拱卫着昌乐县城。
是年四月初七,首阳山上苍松翠盖,碧草如茵。但只见峭壁上飞瀑溅银珠,松荫间青苔凝清露。山花入眼红,寺庙挂云低,绝谷生香草,林梢过异禽。
从山南坡顺路而上百十丈处,松荫夹径间豁然开朗,一座硕大的宗门立于眼前。宗门构建古朴大气,宽大的门楣上,“破云宗”三个泼墨大字银钩铁划,荡人魂魄。
破云宗为江北一流武林宗派,近些年来好生兴旺。其宗主花铁骨武功已臻化境,籍其七十二路破云剑法行侠江湖,自出道来竟是未尝败绩,隐隐与少林、武当形成三鼎并立之势。
破云宗占地三百余亩,屋舍多隐于茂松高槐之间,独宗门正殿前宽阔平整,给人以厚重之感。
巳时光景,八师妹林小苔正与五师姐慕容雪在草地上练剑,一黄一绿两团影子倏分倏合,清脆的剑鸣声若爆豆般不绝于耳。两人各展绝学正斗至酣处,忽闻“当当、当当当,当当、当当当……”的钟声荡入了耳际。
二女双双收剑凝神细听,慕容雪道:“钟声两短三长,这是师傅召集所有同门到正殿听训,八师妹,咱俩快去。”
二女疾步往正殿赶去,行至路上,眼见一众行色匆匆的宗门弟子纷纷让至路边,对二人抱拳执礼,神色间甚是恭谨。
林小苔师兄妹九人为破云宗第六代亲传弟子,在宗门中地位超然,皆是根骨清奇之辈。宗门中另有三百余位普通弟子,着灰色衣衫,历属各大堂节制,多承担些巡山护宗,种药收粮及打理诸般杂务之职。
行至殿前,一众灰衣弟子已是站满了广场。二人分开众人径往前行,但见师傅已是立于殿门台阶上,一袭青袍颇有出尘之态。
殿前广场上,近前站着师娘及诸堂长老,再往后则是一众师兄师姐们分列两厢。左边乃是大师兄高一峰、三师兄童建良、七师兄薛宝、九师妹花半烟。右边依次站着二师兄牛顺、四师姐苗青婷、五师兄东方鹤。林小苔忙扯了扯慕容雪衣袖,二女快步走到东方鹤下首站好,抬眼望了花铁骨,敬待师傅训话。
小半柱香光景左右,眼见得再无人走入广场,执事堂长老车驭胜快步走至花铁骨近前:“宗主,人己齐了,开始吧。”
“肃静。”花铁骨双手做了个下摁的姿势,三百余众的广场上霎时寂然无声,落针可闻。他双目环顾广场上众人,慨叹一声缓缓说道:“哎,诸位皆知,钦宗皇帝即位后,专于机巧鲜关朝事,软弱无能兼用权臣当道残害忠良,外勾蛮夷內欺百姓,只可怜了大宋这万里河山。时下金狗已占了我威海卫,磨刀霍霍直逼登州(今蓬莱,)所过之处烧杀奸掠生灵涂炭,大好庄园直成焦土。”
花宗主声虽不高,字句清晰竟直达广场上众人心底,足见其功力之深。众人皆是热血儿郎,闻到金人如此暴行,不由得义愤填膺,直将牙齿咬得吱吱作晌。
花铁骨眼见已将众人情绪调动起来,其嗓音也渐转铿锵,一股肃杀之意弥漫在广场上:“破云宗至今日已历五代,创宗老祖在世之时曾执武林牛耳,令人好生艳羡。我辈虽无前人之能,终是在江湖中占得有一席之地,倒也令各大宗派不敢小觑。当下金狗犯宋,碎我河山屠我百姓,其恶滔天令人发指。朝廷孱弱,武林中各大宗派已纷纷加入抗金义举,我等岂能偏安于斯。尝不闻覆巢累及完卵,破云宗作为江北第一大宗,当存救国救民之大情怀。花某与宗门诸长老议定,自即日始,以驱除金狗、护我大宋为宗门要义,只不知诸位敢否?”
“驱除金狗、护我大宋;驱除金狗、护我大宋。”林小苔一时间热血沸腾,随了众人大声呼喊起来。
“好,皆是我破云宗好儿郎。”花铁骨大喝一声,广场上刹那静了下来,只听花铁骨说道:“下面,由传功堂孟魁孟长老指派抗金事宜,各位领命后尽自散去备好兵械钱粮,明日一早自去寻了带队长老下山。老夫之亲传弟子领命后,且莫急于离去,到殿内我有几句话交待尔等。”
林小苔眼见孟长老走到殿前.向众人宣布诸般事务,一路由执事堂车驭胜领大师兄高一鸣、三师兄童建良、四师姐苗静婷、七师兄薛二宝前往登州协助城防,拨一百五十名各堂弟子相随。一路由孟长老本人领二师兄牛顺、五师姐慕容雪并八十名普通弟子前往五莲布防抗金。师娘、小师妹花半烟并七十名普通弟子留守宗门,师傅他老人家坐镇宗门统驭全局。
林小苔眼见得众人皆各领其命纷纷散去,只余了六师兄东方鹤与执法长老邱石泉还杵在当地。正待开囗相询,便只见那孟长老朝三人招了招手。
待得三人走至近前,孟长老遂低声言道:“尔等三人所行之事非比寻常,凶险万分,不便于众人面前相告……”

【二】花铁骨闭门道往情
林小苔随了东方鹤走进殿内时,一众师兄妹们已是坐在了师傅、师母下首。二人自寻了椅子坐好,但听师傅言道:“大家皆是为师的亲传弟子,可有人知道我们破云宗三字的来历。”
大敌当前,师傅突然问出此话,众人心知必有深意。大师兄看了师弟、师妹们一眼,见众人皆是一脸茫然,于是说道:“弟子们愚鲁,恭听师傳教诲。”
花铁骨望着众位爱徒,眼含了笑意娓娓道来:“我破云宗开宗祖师名唤李柏一,四十六岁时剑道大成,一手七十二路破云剑法败尽天下英雄,此后遍历名山大川。时值大宋立国三十一年,金秋时节,李祖师行至首阳山南麓,抬眼处便见好一处所在,奇峰兀立,松涛万里,金猿越溪,云烟涤荡。李祖师决定在此处开宗立派,遂大动土木,广收弟子,待得第二年春日三月十五,遍邀武林各宗派英杰,举行开宗大典。”
翌日巳时,开宗大典在殿前广场上如期举行。与贺之人依次上前唱诺并献上贺仪。李祖师挨个抱拳相谢,眼见得与贺者皆为一方人雄,免不了心间暗自得意。突然间,自山脊北面飘过来一大片乌云,翻涌间直压向宗门上方。乌云漆黑如墨,眨眼间已低至树梢舍顶,众人相顾骇然,皆为这天象所惊。恰在此间,忽闻有人嘿嘿尖笑了两声开囗说道:“破云宗,口气恁地好大。柏一老儿,我看这漫天的邪云你如何破得?”
此人嗓音尖薄甚是无礼,李祖师蓦然记起来此人乃是江南祟明岛岛主杨鸿子。两年前,两人曾在黄浦江畔比试武功,斗了两日两夜犹不分胜负。李祖师意欲罢手言和,这杨鸿子求名心切,非得要胜了方能罢手。无奈之下,两人又翻翻滚滚斗在一处。观战的诸多豪侠眼见二人妙招绝技层出不穷,心底里暗将自己的武功与之印证,直惊得目瞪口呆,自忖若在二人手下能抵挡几合。又斗了七百余合,不觉间时至子夜,李祖师以一招裂云穿涛式刺透杨鸿子衣襟。杨鸿子暗叫一声大意,虽是心间不服,但诸多武林人士皆是洞察秋毫之辈,也不得不罢手认输。
念至此间,李祖师心知杨鸿子今天必是找场子来了,如此天赐良机,他尽等着看破云宗的笑话。李祖师也不说破,足尖点地嗖一声窜上殿角,再一纵身已是立在了大殿高高的脊顶上。众人仰目之间,但见李祖师单手擎剑直刺天际。剑尖上三尺长的银色剑芒吞吐不定,嗞嗞响个不止。李祖师立在脊顶,衣袂御风直欲破云而上。“呀……”他囗中忽地一声长啸,穿云裂帛直上霄重。众人立觉耳膜鼓荡欲破,急急潜运内功相抵。功力稍差之人忙双腿盘膝坐于地上,以双手食指堵住两耳,犹觉得头晕耳涨,一个个面色苍白,勉力强撑。啸声持续盏茶功夫方止,李祖师口中轻咤一声‘破!’右手将手中青锋宝剑抡过头顶,径劈向西北方向。吞吐的剑芒忽地暴长至千丈左右,若一道银蛇划过天际。剑芒过处,空中的乌云片片碎裂,纷纷往地上跌落下来。山坡上,东南西北方向生生被劈出一道峡谷,谷底水声潺潺,片片碎云坠入溪水间顺水而下,煞是好看。一时间云散天开,此时时值正午,一轮彤日挂在当空,李祖师凌虚微步直若仙人下界飘飘然落在殿前广场正中。一众人等恍若从梦中惊醒直呼不可思议,那杨鸿子早已惊出一身冷汗来,方知前番二人相斗时对方未出全力。
听师傅讲至此处,林小苔不由暗自咂舌。这、这也太玄了。她不由想到了宗门西侧的流云溪,溪水自首阳山峰顶西北流下,峰顶西北的山囗名叫老山囗,不正是利剑劈出的模样吗。
花铁骨见众徒儿皆怔在当场,继续说道:“这都是坊间传言罢了,千丈剑芒自不能信,据宗门史料记载,李祖师驭剑之时,五尺剑芒还是有的。”
“师傅,您驭剑之时,不知能生出几尺剑芒?”四师姐苗静婷手托香腮,睫毛轻眨。
花铁骨:“说来惭愧的紧,自开派祖师之后,我破云宗再也无人能练出剑芒。为师沉淫七十二路破云剑多年,其心法也算溶于骨肉之间,总是勘不破此关。众徒儿已随为师习剑十年不等,已尽得破云剑法之精髓。今日唤你等前来,特特嘱托你等,希望你们能突破为师之高度,若然机缘到了,说不定就能剑生银芒,叱咤风云。”
花铁骨面色一肃,继续说道:“时局动荡,尔等明日将各赴征途。此一别凶险莫测,尔等当谨守师训,莫忘初心,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。”
“徒儿谨记。”众人一口应道。
“为师收到可靠消息,宗门内出了个暗通金狗的奸细,正在排查之中,一时间倒也找不到头绪。此番在外,当切记人心险恶,注意留心身边同门以防不测。此事只说与宗内诸堂长老及你等亲传弟子所晓,当守口如瓶,莫使那人探到了风声打草惊蛇,便十倍功夫也抓他不得了。”
花铁骨语气稍顿,眼望了林小苔、东方鹤二人说道:“东方、小苔,你二人此番前往栖霞艾山,铲除那三清观道人史友恭及金狗统领完颜开,当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对。尤其是那史友恭,人称八臂金钢,此人貌似敦厚,却原是大奸大恶之徒,一身横练功夫断断不容小觑。好在有邱长老同往,老夫聊为宽怀。”
“是,弟子谨记,一定不负师傅多年的教诲,不负宗门所托。”林、东方二人肃然应道。
花铁骨点了点头,又对一众弟子言道:“尔等青春有为,是我宗门未来的希望,只盼各位不辱使命,安全回来。为师尽嘱于此,大家且散了吧。”
师兄妹们辞了师傅师母鱼贯离去,林小苔左脚刚刚迈出殿门,忽听小师妹花半烟脆声喊道:“鹤哥哥、小苔姐姐,你二人且莫走,师妹我还、还有言相告。”

【三】二娇苦恋东方鹤
林小苔、花半烟二女皆天生丽质,江湖中素有云宗二美之称。二人性格又各有干秋,林小苔恬静素雅,若不食人间烟火般出尘;花半烟则精灵古怪,明媚大方,私底下藏不住些许秘密。
二女恰是十八、九岁之芳龄,平素里惯是亲如姐妹,无话不谈。只是一样,二人芳心暗许,竟双双倾慕着六师兄东方鹤。这二人俱明白对方情思所系,每每见面便免不了互相打趣,倒是一对光明磊落的情敌。
东方鹤年长着她二人三岁,玉树临风般的人物,其天赋异禀,为破云宗六代弟子中罕有之练武奇才。其深受花铁骨喜受,心底里已是视其为下代掌门之最佳人选。
与二女自幼同门习武十余年,关系自是情逾兄妹。待得三人渐渐大了,少男少女们情窦初开,二女对他的爱恋之情渐次明显,他岂能不知。只是、只是这燕瘦环肥确确令他难以取舍。无奈之下,也只得装痴作傻,每每想及头痛不已。
花半烟三、两步窜到林小苔身边,双手扯了她的左手摇晃着,眼巴巴望着东方鹤脆声道:“师哥师姐,我也要随你们去栖霞。”
“这个我可做不了主的,小师妹,你还是安心留守宗门吧。”东方鹤温言说道。
花半烟扭过头去,正待开囗央求爹爹时,但听花铁骨肃声说道:“烟儿莫要胡闹,此事由爹爹与宗门诸长老议定,断是更改不得。”
眼见得花半烟仍在纠缠不休,师母水若兰直起身来朝她招手唤道:“烟儿,烟儿且来,为娘有桩好事说与你,料你定会欢喜。”
花半烟一时心思千转,前番数次央母亲去探鹤哥哥口风,母亲一直未允,莫不是、莫不是母亲竟同意了。
花半烟随了母亲到了殿后偏室内,待母亲坐到床沿,她挨到母亲身侧双手环了她脖颈撒娇道:“母亲快些讲来,就知道母亲是最疼烟儿的。”
水若兰伸指揉了揉女儿额头:“傻丫头,为娘怎么不知你的小心思,只是,这事可万般急不得呀。”
“母亲又在敷衍,讨厌。”花半烟红唇微翘嗔怒道。
“青州云门山传功堂云璇子长老知道不,她后天便来我破云宗小住几日。”水若兰言道。
花半烟:“记得是前年来过一次,她来她的,又与女儿何干!”
水若兰:“呵呵,亏你倒还记得。上次云璇子来时,与为娘切磋技艺,她的成名绝学六十八式‘拂云指’点穴功夫,恁是了得。”

共 44244 字 10 页 ...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都说江湖险恶,国仇家恨、腥风血雨寻常事;幸有人间真爱,百转千回,直欲人生死相与。于是,武侠小说此起彼伏,源远而流长,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浓重一笔。纵观江山文学网,写武侠小说当不在少数,然而,我们西风社团的文章高手星期八,当是翘楚之一。他近年来在江山文学网发表的武侠小说,屡屡加精,甚至晋绝。何故?只为他往往将帝国时代的历史巨变,当作小说情节的背景,由此凸出浓厚的历史感,引人瞩目。本小说以其一贯创作思路及手法,将江湖与情爱这两根主线,彼此交织缠绕,由此引发一段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。小说中的林小苔,为了恋人可以杀人,也可以为了爱人而自损青春,成全他人幸福。这使我们想起了中国四大传说之一的《白蛇传》,白素贞直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,上天入地,九死一生,只为了救活丈夫许仙。噫,星期八之大作《龙凤钗》直追《白蛇传》,誓欲比翼齐飞乎?我想,每个读者读完该中篇小说后,自有话说。感谢作者赐稿西风,重磅之佳作,理当极力推荐!【编辑 寒江孤鸿】【江山编辑部•精品推荐201807280001】
1 楼 文友: 2018-07-18 21:1 :04 星期八老师,你的又一武侠大作被我捷足先登,抢着编辑了。何故?只为你是个写武侠小说的鬼才,摇动一管秃笔,胸中自有百万兵。且古文基础好,引经据典,吟诗作词,爱恨情仇,直令人读得神魂颠倒,奉为圭壁。因此,我虽无金刚钻,亦揽瓷器活,只为了先睹为快。哈哈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8-07-19 06:51:19 谨致夏安。 编辑几万字的小说之辛苦可想而知,谢谢老寒精准的编按及评论中之不吝赞美,江山大家颇多,鬼才之称岂敢受之,汗颜之至。
2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1 05:5 :04 寒哥风给的雅号名副其实,星期八鬼才一枚!能够驾驭大作的人,要具有丰富的阅历和丰厚的文学底蕴,星期八令人敬佩!此篇武侠小说涉略面广,人物多而且关系复杂,情节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,一般人是驾驭不了的。能够拜读这样的作品很幸运!有空再来仔细品味,好好学习小说的写作技巧。祝夏安!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1 07: 0:19 多谢海社赏读,此文本是为《芳华》做的嫁衣,怪我写来太慢了,下期征文、争取早动笔。
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1 05:54: 2 星期八,实在对不起,打错字了:寒哥封给的雅号名副其实,星期八鬼才一枚!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1 07: :04 真真愧不敢当,文字一途、永无止境,一山还比一山高,付尚林、梅树等才是写小说的高手。并问夏安。
4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2 1 : 4:19 星期八老师,厉害了!此篇佳作构思颇具大家风范,行文不逊金(金庸)古(古龙)之风,江湖儿女,家国情仇,娓娓道来,如数家珍,值得竹某学习之。欣赏来迟,皆因驻村扶贫家国事,学之有怠,尚望仁兄谅解之。顺颂笔安! ( ()
回复4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 09:1 :2 竹大俠过誉了,扶贫路上,莫负了小倩哈。
并问夏安。
5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2 15:28:05 武侠小说追求的是惊险刺激,本不在我的阅读范围,但此篇文字上也很有特色,用词准确,写景状物生动逼真,语句简练,讲求对仗工整,有古文的韵味,值得一读。顺祝夏安。
回复5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 09:17:12 一篇文字,若沒有高潮迭起的故事情节,是不会吸引读者的,武侠文亦是如此。多谢四海老师赏读,并问夏安。
6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8 11:55:09 要是被哪个大编剧发现就好了,可以拍成电视剧。恭喜帅八作品加精!!! 岁月静好 海韵QQ7867 2982
回复6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9 06:14:15 汗颜之至,顺问夏安。
7 楼 文友: 2018-07-29 16: 1:25 这八哥好生厉害。膜拜! ( ()
回复7 楼 文友: 2018-07- 0 07:04:00 惭愧、惭愧。并问扬子夏安。儿童口臭
小孩口舌生疮
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
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